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阿母斯特丹旅遊

站在中央火車站的月臺上,我簡直還回不過神來已經到達了荷蘭的首都阿母斯特丹。

    從哥本哈根到阿母斯特丹一整晚的火車旅行使我精疲力竭。因為沒能訂到臥鋪,不得不抱著手臂坐在狹窄的車廂裏,面對一個傲慢的美國小夥子,一個拘謹的德國中年人和兩個不懂英文的丹麥老太太根本無話可說。更糟的是我居然忘記將水瓶灌滿,上車前吃的漢堡使我口渴難耐。清晨六點在Diusburg 轉車時,因沒有德國馬克連上廁所都不行。希望阿母斯特丹能不枉我所吃的這許多苦頭。

    注:
    1 。歐洲鐵路各國定票系統早已聯網。在長距離或高檔列車上一般除購買火車票外還需預定座位和床位,與火車票分開出票,預定費不貴,在旅遊季節(初夏開始)有時火車會滿載,故需提早預定。
    2 。歐洲的火車車廂大部分都是包廂式,如同我們的軟臥,但拉門透明由窗簾遮擋,一般六人一個包廂,或座位或床位。包廂門上貼有座位或床位號碼,號碼前有“Reserved”或“R”標記則表示已被人預定。如無則可佔用
    3。 國外的公共廁所大部收費,那怕是教堂內也如此,每次收費折合人民幣二到四元不等。我收集了各國不同的廁所收費標準,將隨後貼出。

    阿母斯特丹水道眾多,有小威尼斯之稱。市中心由四條相互平行的大運河呈多邊形包圍起來。垂直於每條邊還有小河道將其聯通。漫步於水道旁綠樹掩映,景隨步移,十分賞心悅目。有興趣的化還可乘船繞河遊覽,收費約折合四五十塊人民幣。

    找到旅館放下行李後就直奔市中心水壩廣場,荷蘭皇宮在廣場西側,但如不特別指明很多人都不會注意到它,因為實在太不起眼了。比起中國皇帝,他們的女王就好象叫花子,根本不懂如何搜刮百姓以成就自己的榮耀。

    下一站是市區西部的威斯特教堂,該教堂在十六世紀是航海圖的定位基準,零度經線被定在這裏而不是倫敦格林威治。教堂也是阿市的最高建築,遺憾的是只能登上鐘樓的半腰。我遇到的導遊小姐活潑大方,熱情周到,在一個小時的導遊時間裏給人的感覺始終是友好而有問必答,沒有絲毫反復解說的厭煩和隨遊客爬上爬下的疲累,看的出是真正喜愛這份工作。臨別是雖行囊不豐,我還是放了幾個硬幣在門口的盤子裏作為小費。

    接下來又回到火車站去旅遊諮詢處打聽情況,狹小的房間裏擠滿了人,直等了一個小時材輪到我。在他們的推薦下我在下午的時間隨旅遊團去了風車村、福輪丹小鎮和馬肯島,並於第二天清晨去阿克馬乳酪市場,都是阿市近郊的景點:

    風車村(Zan Schaans)-專門保留下為旅遊業服務的小村莊,荷蘭其他地方已鮮見風車的蹤影。遠看風車自然覺得風景秀美,靠近參觀才發現它也是動力強大。特別是站在風車底下看著高大的葉片獵獵的轉動,夾帶著一股威勢。我不禁想到堂傑科德將風車當作巨人向其挑戰,是需要不少勇氣的。進入風車內部(需買門票),看著複雜的機構來回運動,聽到著木錘砸下時的巨大聲響,聞著空氣中彌漫的芝麻油香味,讓人止不住感勞動確是一件偉大的事情。風車村景區內還有木鞋廠和乳酪廠, 木鞋既美觀又實用,真的可以在下雨天當套鞋穿,唯一遺憾的現 在除少數極品木鞋外全部用機床車成而非手工製作。乳酪則令我輩中國人敬而遠之(不管多新鮮都有一股黴味),但有一種乳酪雪糕還不錯,1。5荷蘭盾一只,建議一嘗。

    福侖丹小鎮(Volendam)和馬肯島(Marken) -因遊人的大量湧入已沒有世外桃源的清淨,也很難看到身著傳統服裝的天主教居民(據說還有六十對左右的老夫婦保持著中古的裝束),但各式各樣的古老建築和濱海的美麗景色仍使人流連忘返。在路邊小販處不管是好還是孬買了一大堆烤魚,冰激淋和小點心,坐在臨海邊的草地上大塊朵頤,遠望深沉的水面上各式的帆船在滑行,近處有海鷗和鵜鶘在身邊盤旋,迎面吹來清新的海風,真是絕佳的享受。從小鎮碼頭可乘船前往馬肯島,島上只有幾十戶居民,其房屋有不少是用木頭架高的,為了避免水位上漲時淹沒家園。幽靜的小園裏長著牽牛花和爬山虎,木質的建築牆壁上生滿青苔,讓人覺得此地真是休假或養老的好地方。

    阿克馬乳酪市場(Alkmaar)-僅在週五上午開放,離阿市乘火車不到一個小時。下車後隨著人流走,不久後就先來到 了舊街道上的集市(fair),集市很大,曲曲折折占滿了幾條馬路,不時還可看到馬路藝人在路邊彈奏著風琴等老式樂器。我本人最喜歡西歐的各種集市了,因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到處洋溢著輕鬆和快樂的氣氛,絕不同於國內菜市場的嘈雜和紛亂,沒有人推推搡搡,每個人包括小販和討錢的藝人都好象不是為了作買賣而出來,而是為了享受陽光和傳遞快樂而加入到集市來的。實際上乳酪市場是整個集市的一部分,位於教堂前的廣場上,乳酪的交易過程還是遵照古老的行會制度,有身穿白袍的乳酪檢驗員走來走去的鑒別各處村莊送來的產品,經他們喊出合格的乳酪才能上市交易。有穿著荷蘭傳統服裝,打扮俏麗的姑娘向人群兜售乳酪。最引入注目的是分成七組的搬運工,每一組穿著不同顏色的鮮豔衣服,兩人搭當將運到的乳酪搬進房內稱重,過磅後再運出來裝車。搬運的工具也很特殊:一塊船形、兩頭翹起的木板(顏色同搬運工所屬組的服裝),上面放八塊圓餅形的乳酪(每塊直徑一尺,重約四五十斤),兩頭通過繩子掛在前後兩搬運工肩頭垂下的皮質吊帶上,一聲吆喝,兩人向鴨子般雙手擺動,一路小跑著把總重三百斤的乳酪運來運去。因為船形板會四面晃動,兩人的步伐配合一定要好。遊客中有不少彪形大漢不覺技癢要下場一現身手,卻左右搖晃的狼狽不堪,惹的陣陣哄笑。還有不少父母出錢讓三四個小孩做在板上,請老手們抬轎子般饒場一周並拍照留念。廣場的盡頭是乳酪裝車的地方,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抱一塊照一張像,不過需要一手好力氣才能拿的起來。乳酪餅呈金黃色,使人感到豐收和生活富足的喜悅。

    在前往上述景點時,乘火車或汽車在荷蘭田野上飛馳,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運河如蛛網般密佈。必須用它們時時刻刻將多餘的降水彙集起來泵出大海,才能保證荷蘭大部分低於海平面的國土成為沃野(我還是第一次站在負海拔的地方呢)。事實上這些地方以前就是汪洋大海,荷蘭人將其改造為良田後稱之為"relcaimed land"。望著無邊的草地和豐腴的牛群,你會不自禁嘆服荷蘭人不屈而實幹的精神。

    阿市的紅燈區和性愛博物館-紅燈區位於市區東面的幾條河道與小巷所包圍的區域裏,北面緊鄰唐人街。在傍晚五六點後開始人如潮湧。在臨街的一人寬的落地窗內,一塊塊鹹肉當街而掛,黑白黃乃至混色的都有。她們或著三點式內衣或穿輕莎,有過往男士向其注目的就會報以微笑攬客。區內的各類夜總會很容易分出那些是中東人,當地白人或甚至華人所開,不少在門口拉皮條的青年生的高大英俊,雪白的襯衫袖口挽起,拉直的金髮披在耳後,不知為何天資如此優秀的青年卻非投入必有黑社會背景的夜總會操此賤役?在往來的遊客中不乏來自國內考察學習的公僕們,以致拉皮條的連中文都會說了:”你好,哥們,便宜,進來巴!“在區內逛到天黑前應該是安全的(我推薦不要隨便拍照),因為80%的人流都是象我一樣好奇的觀光客,10%可能是路人或區內的居民(我看到有公寓樓),真正的嫖客大概不到10%。可如果你真的進了夜總會我就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了。

    阿市的性愛博物館在中央火車站通往水壩廣場的大路西側,門面很小。進去後發現共分三層。內容主要為各個時期(主要是工業革命後)和地區(也有中日等遠東國家〕性行為和觀念的變遷,包括大量圖片,模型與文字資料。其中對於變態現象也不回避,專有一間展室描述和探究它。看完後想起一句老話:只有被禁止的東西才對人有雙倍的誘惑力。在西方人們已把性當成通常的事務坦然面對(有不少女士甚至在巨大的陽具模型下合影)。當然不是說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要不也不會有阿市紅燈區裏的鹹肉買賣了。

    阿市其他景區有Vodel Park, 阿而曼鮮花市場,凡高博物館, 如你在四月間去千萬要去哈林看鬱金香花展,我就沒有這個福分了。
返回列表